早知夏博义背景 大状公会“放水”?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大律师公会新任主席夏博义(Paul Harris)早前被揭拥有英国政党背景,亦曾数次发表涉“港独”言论,被外界质疑不适合任职该公会主席。夏博义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声称,其参选大律师公会主席期间,公会已知悉其政治背景,并仍支持其提名及鼓励他参选。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要求大律师公会立即交代夏博义所讲是否属实,是否有意向外国势力“放水”,奉劝大律师公会不要在政治化的泥潭中愈陷愈深,尽快与夏博义割席。 夏博义已出任大律师公会主席约一个月,虽然社会对其担任相关职务充满质疑,惟其日前扬言不会辞任公会主席,更爆出大律师公会在其参选公会主席时已知悉其政治背景,“他们知道我计划辞任(市议员),如果我辞任,他们不认为我的党籍有何问题,我之后确认会辞任,但不打算退党,所以他们也支持我的提名及鼓励我参选(公会主席)。” 自夏博义先后被揭发其外国政治背景及支持“港独”的言论后,香港文汇报已多次追问大律师公会对坊间质疑的回应,惟对方始终没有回覆。 香港文汇报昨日继续向大律师公会查询:是否如夏博义所说,在其参选主席时已知悉其国外政治背景;夏博义与境外政治组织有联系,并曾公开支持“和平争取港独”,公会是否反对其言论;公会如何确保夏博义的公会工作完全不受其政治立场和政治背景影响;是否会要求夏博义辞职等。截至截稿前,大律师公会依然没有回覆。 不应为政治干预提供任何机会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表示,大律师公会有责任立即向公众交代,是否真如夏博义所说早已知悉其政治背景。他强调,大律师公会作为香港司法系统中具有影响性的专业组织,应维护并履行其专业团体的角色,不应为政治干预提供任何机会,要求公会尽快与夏博义割席,勿在政治化的泥潭中愈陷愈深。 做好专业角色 速与夏割席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表示,若夏博义的说法属实,实在令人惊讶,大律师公会作为香港司法系统中具影响性的专业组织,明知夏博义身为英国政客,仍然为他当选开绿灯,更在无对手挑战的情况下当选,大律师公会必须向公众作出详细交代,是否刻意向外国势力“放水”。梁志祥要求大律师公会做好其专业角色,尽快与夏博义割席,不要再陷政治旋涡。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表示,作为专业团体的大律师公会,现竟被英国政客把持,或沦为政治工具,公会须向公众交代,是否明知夏博义的政客身份,都让他参与主席选举,有心让外国政客干预香港的司法系统。 他认为,大律师公会必须公开检讨,并尽速与夏博义割席,做回专业团体的本分。 梁振英质问:若“人权监察”违NED宗旨 是否可申拨款? 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夏博义(Paul Harris)日前声称其所创立的“人权监察”虽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捐款,但NED“从未尝试干预”“人权监察”云云,并扬言不会辞任公会主席。英国《金融时报》昨日刊登的一篇报道中,夏博义又公然抹黑香港社会关于司法改革的讨论。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昨日于facebook发帖反问若“人权监察”工作与NED宗旨背道而驰,是否可以申请拨款,批评夏博义的说法是笑话,并要求夏博义澄清在报道中有关“司法改革”的言论。 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夏博义日前公开扬言无意辞职,声称虽然“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捐款予他早年在香港创立的“香港人权监察”组织,但NED“从未尝试干预”“人权监察”云云。 梁振英昨日在facebook发帖批评夏博义的说法是笑话,反问若“人权监察”工作与NED宗旨背道而驰,是否可以申请拨款,“香港有几千家社会团体都要用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用什么准则决定给你钱?抽签的吗?......夏博义主席可以代我要求‘美国民主基金会’拨款给‘803基金’吗?” 梁振英指,夏博义在社会的知名度,不在于他的法律造诣,而是他的政治背景(创办“人权监察”)、他的外国政治联系(英国政党活跃成员、英国市议会议员、“人权监察”经常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捐款、以及他的政治立场;而他突出的政治立场和他吹嘘的人权、自由、民主、法治无关,是他的“西藏自决”倡议。 他质问:“请问‘西藏自决不自决’和你这个英国人有什么关系?和他在香港以大律师身分(份)执业而居住有什么关系?大律师公会应该是一个专业团体,而这个专业团体的性质有别于工程师学会。”他续指,大律师公会在香港现在这个政治敏感期,偏偏来了一个夏博义这种人做主席,“意欲何为?”并质疑“李柱铭和骆应淦提名夏博义做大律师公会主席,居心何在,他们没有向社会解释。” 夏不辞职 大状公会政党形象难脱 梁振英批评夏博义当香港人是傻瓜,愈描愈黑,他不辞职,香港大律师公会的政党形象更是水洗不清,肯定要被夏博义揽炒,“香港已经有一个大状党,叫公民党,夏博义大可辞去大律师公会主席一职,名正言顺地领导大状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英国《金融时报》昨日刊登一篇标题为《亲北京派提出的改革威胁到香港法律体系的“终结” 一位大律师的警告》的报道,报道提到,现时建议的司法改革中包括在判决前要求法官咨询由社会成员组成的新委员会,夏博义声称“这可能会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性。”他又抹黑这个委员会将构成一个“强大的机构”,“告诉法官应该做什么”,这件事意味着“重大的倒退”,声称“香港亲北京人士呼吁彻底改革香港的司法制度,这可能意味着‘现行法律制度的终结’”云云。 “量刑委会”如何“终结”港法律体系﹖ 梁振英随即在facebook向夏博义发公开信,对夏博义的说法表示质疑,他指夏博义显然是以大律师公会主席身份发表观点,而夏博义应该知道,一些立法会议员提出的建议,只是提供一般指引,而非要求法官“在判决前咨询新的委员会”。梁振英并指英国也有类似“量刑指引委员会”,而香港建立一个类似的委员会,如何就能“威胁”到香港法律体系的“终结”,要求夏博义就此问题作出回应。 (责任编辑:admin)